分众传媒江南春:孤注一掷的“赌徒”,剑走偏锋竟做出千亿级公司

12-19 清如 清如 文章来源: 南财专访 阅读量(
创业是一场破釜沉舟的豪赌。
分众传媒江南春:孤注一掷的“赌徒”,剑走偏锋竟做出千亿级公司

创业路上,有按部就班的保守者,也有孤注一掷的赌徒。而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无疑是属于后者。在传统媒体大行其道、“内容为王”甚嚣尘上的时候,他另辟蹊径,全力投入做电梯广告,成功创造了市值破千亿的公司。

一、从诗人到广告人

江南春,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。在那个还是文学为王的80年代,人如其名的他立志要成为诗人或者文艺批评家。 

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后,江南春担任夏雨诗社的社长,每个月能写好几首诗,其中不乏被报纸、杂志刊登的佳作。才华横溢的他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,好不风光。 

然而,1992年南巡讲话后,商业浪潮开始冲击整个社会,很少有人再谈论诗歌。江南春也察觉到自己的吸引力远不如从前。 

在一次邀请女生跳舞的过程中,强调自身诗人身份的江南春,被女生冰冷拒绝,并留下一句话:“你觉得诗人跟穷人有太多区别吗?” 

这句话颠覆了江南春的世界观,也点醒了他。他开始紧跟时代潮流,进入广告专业,学习成为广告片导演。 

大二时,他帮一个运动鞋品牌写一句广告语,就获得了1000元收入,这和他之前微薄的稿费收入简直是云泥之别。他更加坚定了在广告领域深耕的决心。 

1994年,还在读大三的江南春,创办了广告公司,并做到了年收入四五十万。1996年,独具慧眼的江南春把公司资源全力铺在迅速崛起的IT领域,拿下了华东地区95%的IT广告,并在此之后雄霸了好几年。

此时的江南春俨然成为了同龄人眼中的佼佼者。然而很快,他的世界观再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这次带给他冲击的,是日后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陈天桥。 

二、跟自己豪赌一把 

陈天桥所创办的盛大网络是江南春众多的IT客户之一。 

2000年,为了挽救盛大网络惨淡的营收情况,陈天桥决定一“赌”定生死,以仅剩的30万美元拿下韩国ACTOZ公司《传奇》的代理权。 

尽管备受争议,甚至一度陷入破产的边缘,陈天桥还是坚持到底。事实证明,网游《传奇》给盛大带来了惊人的利润,陈天桥后来也因此晋升中国首富。 

目睹陈天桥代理《传奇》从短短几个月没有收入到单月利润上千万,江南春受到巨大的冲击。他认为陈天桥的本质,是做与当时所有的主流相反的方向,并赌了一个大家都不敢干的的事,最终才爆发。 

“你的商业模式跟别人一样,再做同质化竞争,那永远也没办法爆发。” 

深受启发的江南春决定另辟蹊径,不再做行业都在做的大众传媒,而是把用户分众。此外,不再以内容为王,而是走渠道为王。 

2003年,江南春创办分众传媒,全力投入做电梯广告。最终靠着独占了主流人群每天必经的公寓楼、办公楼的电梯,这个特殊的封闭空间,形成了对受众强制性的广告传达,赢得广告主迅速的认同。 

仅仅2年后,分众传媒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中国广告传媒第一股。江南春成为了“第一位受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铃的中国企业家”。 

可以说,正是敏锐地抓住了等电梯的“无聊空隙”市场,才成就了江南春的事业。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这样的“无聊时间”将大大减少,而分众传媒又该如何应对呢? 

三、以不变应万变 

2009年,中国开始发放3G牌照,标志着移动互联网新的时代全面到来。 

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给江南春带来了不少的焦虑:“分众是靠抓住消费者无聊时间起家的。有了手机后他在电梯里会不会不无聊了呢。” 

焦虑的江南春认定自己一定要成为手机上的分众,即使用户低头使用手机时,也要离不开分众。他陆续推出了q卡、LBS App、机器WiFi等各种业务,试图占据移动端市场。 

可惜事与愿违,所有的业务非但没有让分众享受到移动互联网的红利,反而耗费了海量资金。 

这次尝试让他意识到,并非所有的公司都要变成移动互联网公司。于是他及时调整战略,不再自己做,而是开始投资创业公司。 

与此同时,江南春发现,比起其他如报纸、杂志、地铁、公交等媒体,电梯媒体是被手机冲击最小的一个。 

“虽然电梯里不看广告的人增加了部分,但因为很多电梯没有信号,或者人多点就挤,所以在电梯里还是不太适合看手机。” 

而从广告主的投放看,过去三年分众依旧保持着20%左右的增速,并且年营收破百亿。 

“赌对不变,来应对巨变。”江南春说:“当面对冲击时,一定要先盘点自身的存量资产有没有变化。如果存量资产没有真正动摇,跟着瞎变,反而容易让立身的基础流失掉。”


本文作者清如,南财专访专栏编辑;转载请注明作者和“来源:南财专访”;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南方财富网立场。

标签: 分众传媒   电梯广告  
收藏
打赏
人打赏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热门文章
关注我们